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欢迎来到中华鞠氏家族网!今天是     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
中华鞠氏家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中华鞠氏家族网 资料发布 家族史记 麴氏数代兴高昌
查看: 266|回复: 0

麴氏数代兴高昌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8-8-9 15:47:53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鞠成立 于 2018-8-27 21:49 编辑

麴氏数代兴高昌
    榆中新闻网 2010-03-22
    1973年8月,县文化馆在兴隆山峡口北两公里的朱家湾村,发现了一处唐代的石椁墓,墓室为青砖拱形窑洞,顶部有盗洞,石椁一角被砸。椁前有一匹马、两只羊、一条狗的骨骸和一具女人骨骸。石...
    1973年8月,县文化馆在兴隆山峡口北两公里的朱家湾村,发现了一处唐代的石椁墓,墓室为青砖拱形窑洞,顶部有盗洞,石椁一角被砸。椁前有一匹马、两只羊、一条狗的骨骸和一具女人骨骸。石椁内有木棺一具,只有一枚镶嵌红、绿宝石的戒指和一块鹅颌骨。据墓志铭记载,这是唐代高昌国交河郡夫人慕容氏墓,慕容氏溺死于金城。
    慕容氏是高昌王麴文泰后裔麴崇裕的夫人。榆中地为何埋葬高昌人?这要从汉武帝说起。高昌在今新疆吐鲁番,原是西域车师国前王之地,汉武帝开拓西域,在此地屯田,筑高昌垒,因此名曰“高昌”。汉宣帝神爵二年(前60年),设西域都护府。两汉时,戊己校尉亦驻此地。晋以其地为高昌郡,东晋十六国时期,先属前凉,后属前秦。北魏文成帝和平六年(460年),柔然占有其地,立阚伯周为高昌王,传二世。伯周死后,少于义成继位。一年多之后,阚首归杀胞弟义成而自立为王。北魏孝文帝太和十二年(488年),高车(铁勒)出兵,杀阚首归而立敦煌人张孟明为王。八年后,国人杀张孟明立马儒为王,以榆中人麴嘉为右长史。
    北魏孝文帝太和二十一年(497年),马儒派使臣向北魏朝贡,请求举国内迁,孝帝答应并割伊吾土地500里,让大将军孟威率骑千余前往接应,马儒也派使臣、军队迎接。但高昌国人依恋故土,不愿东迁。北魏宣武帝景明二年(501年),国人杀死马儒,推举麴嘉为高昌王。
    麴嘉统治高昌后,北魏授其为东骑将军、司空公、都督秦州诸军事、金城郡开国公。
    高昌建国初期,地域东西长800里,南北宽500里,境内四面多山,气候温暖,土地肥沃,耕地近千公顷,谷麦一年两熟,国民养蚕产丝发展生产。同时,这里出产赤盐,复有白盐,光泽如玉,麴嘉常将此作为进贡中原的贡品。另外,这里还盛产葡萄酒,深得邻国的青睐。
    高昌国北有赤石山,70里有贪汗山,夏有积雪,此山北为铁勒界。当地百姓多以陇右移民为主,汉族姓氏主要有麴、张、马、索、汜、阳、宋、赵等大姓,麴氏又分为两支,金城(今甘肃兰州)榆中一支为中央王族,西平(今青海西宁)一支为地方旁支。高昌国内多种民族杂居,其主要家族有鲜卑的秃发氏,突厥的阿史那氏,车师的车氏,鄯善的鄯氏,龟兹的白氏,焉耆的龙氏,天竺的竺氏,月氏的支氏,石国的石氏等和昭武九姓的康、安、曹、史、米、何等姓氏。由此,高昌国被中原政权当作“西北诸戎”。国人风俗习惯与中原略同,传习“五经”和历代史、诸子集等典籍,婚姻也行纳彩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六礼。这里的房屋大都与榆中百姓的房屋相同,因气候干燥,房屋均为土木结构,屋顶覆土。职官制度模仿中原又自具特色,其中央行政体制据藩国标准设计,地方行政类似郡县制,而实际上郡不管县,郡守、县守由中央贵族担任,官有四镇将军、长史、司马、门下校郎、中兵校郎、通事舍人、谘议、校尉、主簿等。高昌施行军政、军民合一,兵丁可以占田,可与土民通婚定居,其赋役制度十分苛刻复杂。宗教融合内地与西域各民族信仰,佛教、道教、袄教并存,而以佛教为盛,境内有佛寺150余座,僧尼数千,常远到西域和中原取经传道。
    麴嘉立国后,为了能在大国纷争中得以生存,一方面向蠕蠕(柔然)称臣纳贡,另一方面又派使臣去洛阳朝拜魏主联系东迁。后来,蠕蠕主伏图被高车所杀,便又向高车纳贡。几年后,高昌国势稍盛,恰逢邻国焉耆为厌哒所灭,应焉耆国人的请求,麴嘉便派次子麴坚前往焉耆,暂时以其国王身份主持该国事务。七年后,麴嘉以遣派其侄左卫将军田地太守麴孝亮朝拜京师,仍请求内迁,后来因为魏主的迎接误期而耽搁。此后,麴嘉又十几次派人向魏主晋献珠像、白黑貂裘、名马、盐枕等。延昌年间,魏主下诏:“以嘉为持节平西将军、瓜州刺史、泰临县开国伯、私署王如故。”此后,麴嘉又遣使朝献,魏孝明帝便下诏书安慰麴嘉作为“汉魏遗黎”的高昌人不宜急于内迁。后又请求,仍然没有得到准许,于是便请求借“五经”诸史,并请国子助教刘燮任博士,以教授学生。魏孝明帝准奏,并按麴嘉的要求遣使送归。525年,麴嘉病逝,魏孝明帝赠谥号镇西将军、凉州刺史。封其子麴光为高昌王,然而因史书残缺,在其为政的五年,详情无从考证。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自麴嘉始,高昌国各王都以中原政权为样板,并与之交好,时而接受封号。正是因为这种“高瞻远瞩”,才使得这一弹丸小国在历史的风雨中,摇晃而立。
    531年,麴坚继位,他是麴光的弟弟,也是高昌国的第三代王。麴坚为王之后,仍对邻邦强国纳贡。梁大同年间(535年一545年),又与南朝通好,并为南朝每年进贡鸣盐枕、葡萄、良马、氍毹等物,同时也从南朝带回大量儒家与佛家经书。麴坚还在自己的坐室中,绘刻了鲁哀公问政于孔子之像,作为仁政的象征。也就是从这时起,南朝以《孝经》随葬的礼俗传到了高昌。
    到了561年,第七个高昌王麴乾固即位,然而,由于突厥破高昌四域,麴乾固被迫依附内地政权,并娶突厥可汗女为妻。麴乾固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,他曾在591年让人抄写了150部《仁王般若经》,597年农历十月十六日,让人抄写了《金光明经》等经书。在他长达41年的统治其间,高昌国佛教盛行,各地佛寺迅猛发展。
    麴乾固死后,他的儿子伯雅继位。突厥令他依附于突厥的风俗,伯雅不从,但最终在突厥的多方施压下,不得不暂时屈从。为了摆脱突厥的控制,麴伯雅又遣使交好中原。608年,向隋朝进贡。第二年,隋炀帝西巡,麴伯雅领头,组织西域27国国王,佩玉披锦,焚香奏乐,跪在道旁相迎,其场面壮阔为西域历代少见。此后,麴伯雅又随隋炀帝前往长安,在长安观风殿受到了隋炀帝的设宴款待,其余西域的使者皆陪在阶庭之下,最后的赏赐差别也很大。同时赐封麴伯雅为左光禄大夫、车师太守,封弁国公,以戚属宇文氏女为华容公主做妻子。621年,麴伯雅随隋炀帝出征高丽凯旋而归后,又回到了高昌。一到属地,便下令全国,要求国民解辫,并改穿中原服饰。隋炀帝听到消息后,非常赞赏,下了一道很长的诏书表示赞扬。
    高昌国在向隋进贡的同时,也向西域铁勒纳贡。造成国民的赋税日益加重,终于在614年引发暴乱,伯雅被逐。直到620年,在西域诸国的帮助下,麴伯雅又登上王位,三年后因病去世,由其子麴文泰继位。
    麴文泰继位后,与当时中原的唐朝大力修好,并大量进贡珍宝。唐太宗贞观四年(630年),他亲自到长安觐见了李世民,受到了李世民的厚待。麴氏高昌与唐王朝的关系此时达到了最佳状态。
    麴文泰非常重视高昌佛教的推行,自己也虔诚无比。他在朝见唐太宗李世民后,归国途中经过金城(兰州)时,将李赏赐的千两金银尽数捐给金城嘉福寺,修建了木塔,表示对家乡的怀念。
    另外,麴文泰一心向佛,使得佛教在高昌国盛行开来。唐太宗贞观元年或二年(627年或628年),也就是高昌王麴文泰延寿四年或五年,唐三藏玄奘为了解决佛性问题的争论,西行印度求取真经。他只身一人,靠着老马识途,渡过了上无飞鸟、下无走兽的莫贺延碛,来到伊吾(今哈密)。他本打算从伊吾向西北,经可汗浮图城(今吉木萨尔县北庭故城)向西前进。恰好当时有高昌国的使者从伊吾回国,将玄奘在伊吾的情况告诉了国王。高昌王麴文泰立即派贵臣带着数十匹好马赶到伊吾,请玄奘到高昌。玄奘推托不掉,只好随使者而去。六天后,来到高昌界内的白苈城。这时已是黄昏时分,玄奘想在此停留,但使者受命在身,声称都城已经不远,换了良马,继续前进。半夜时分才到了高昌城,被隆重地接人王宫后院。麴文泰和王妃都未入睡,一面读经,一面敬候玄奘法师的到来。见面后,文泰拜问甚周,直到天将破晓,玄奘才告辞还宫。天刚发白,疲惫不堪的玄奘还没休息一会儿,高昌王就率王妃以下众人前来礼问,请玄奘移住在王宫旁边的道场中,派人侍卫,又让高昌国的佛教大师前来相见,并劝说玄奘不要再往西天取经,玄奘谢绝不应。
    十几天以后,玄奘想辞行,高昌王执意挽留,要以弟子身份终身供养玄奘,再次劝说玄奘不要再念念不忘西行了,并说让全国人都成为玄奘的弟子,请玄奘讲经,数千弟子都作玄奘的听众。玄奘坚决不允,表示即使死了,骨头可以留下,但神智也不会留。两人相持不下,高昌王虽然倍加供养,每天亲自捧盘送食,但玄奘水浆不进,用绝食来表示西行的决心。到第四天,玄奘已气息奄奄,高昌王只好答应玄奘的请求,条件是和玄奘结为兄弟,等玄奘取经回来时,到高昌国住三年,受国王弟子供养。并且让玄奘再停一个月,讲《仁王般若经》。每次讲经,麴文泰都亲自执香炉来迎接玄奘入帐,并在300余听众面前,跪在地上当凳子,让玄奘踩着他的背,坐到法座上去。
    高昌王麴文泰还为玄奘的西行准备了丰厚的行装,总共有4个侍奉玄奘的小和尚;法服30套,防寒用的面衣(脸罩)、手衣(手套)、靴袜等数十件;黄金100两、银钱3万,绫和绢等丝织物500匹,作为玄奘往返20年的费用;赠马30匹,仆役25人;又写了24封书信,每封信附有大绫1匹,请高昌以西龟兹等24国让玄奘顺利通过;最后,又带上绫绡500匹、果味两车,献给当时西域的霸主西突厥叶护可汗,并致书请可汗护送玄奘到印度求经。对于高昌王来说,这应当就是他所能办到的最丰厚的行装了。玄奘走的那天,高昌城的僧侣、大臣以及百姓倾城送出。国王麴文泰抱着玄奘恸哭不已,亲自送了数十里才回。
    唐太宗贞观六年(632年),唐朝改西伊州为伊州,使之完全成为等同于内地的州县,这充分表明了唐朝向西推进的意图。唐朝在伊州的立足,首先感到威胁的是紧挨在西边吐鲁番盆地的麴氏高昌国。高昌王麴文泰虽然在贞观四年入朝觐见唐太宗,但回国后就与西突厥的统叶护可汗联兵,东攻伊吾,企图封堵这个唐朝进入西域的门户;又西向攻陷与唐和好的焉耆所属5座城镇,掠男女1500人,焚烧屋舍而去;还截掠西域前往唐朝进贡的使臣。于是,唐太宗以此为借口,于贞观十三年(639年)十二月,派吏部尚书侯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,带领薛万备、薛孤吴儿、牛进达、姜行本等将领,率兵进攻高昌。
    高昌王麴文泰与屯驻浮图城的西突厥可汗欲谷设约定,有急相救,共为表里,企图凭借着大患鬼魅碛的天险,负隅顽抗。唐军从伊吾㈩发,分兵几路前进,其中姜行本曾由伊吾北上天山,砍伐林木来制造攻城的冲梯,并在这里立了《纪功碑》,记录唐朝这次远征高昌的壮举。另一支唐军经赤谷,越过天山,进击可汗浮图城,西突厥可汗欲谷设望风而逃,随后投降了唐朝。高昌失掉了西突厥的支援,当听说唐军主力已进到碛口时,麴文泰惶恐骇怕,无计可施,发病而死。子麴智盛嗣立。唐军自柳谷而下,先攻破田地郡城,进逼高昌城。贞观十四年(640年)八月八日,麴智盛开门出降。麴氏高昌国经过10代.139年,至此终于灭亡。
    麴智盛归唐的第二年,被拜为左武卫将军、封金城郡公。他的弟弟智湛为右武卫中郎将、天山县公。690年,麴智湛的儿子麴崇裕授左武卫大将军、交河郡王,虽官阶为二品,但受武则天宠信。麴氏以武则天面容为佛像造型,加以推广。他的夫人在金城溺死后,葬于麴氏故乡榆中,也正是因为她的石椁墓的发现,才使得榆中人民搜古索史,找回并得知了麴氏数代兴高昌的壮举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  
信息产业部备案/许可证编号:
返回顶部